今年6月,网传江西宜春市下辖的万载县汪冬根、汪金亮父子2013年在偷拍县长收礼后被捕,被抓8个月后,万载县公安局出具了起诉意见书,将案件移交到检察院审查起诉。在起诉意见书中,汪金亮和汪冬根均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此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关注,有网友质疑父子俩是否因“偷拍获罪”。

6月25日,当地办案人员回应称,对汪氏父子涉嫌犯罪的调查早在2012年就已启动。万载县公安局侦查发现,2012年5月17日晚,三友寄卖行工作人员刘某的哥哥刘金林被多名持刀人将手筋、脚筋砍断。这起案件系汪金亮、龙志勇、汪冬根等人组织实施,并另有多起其他违法犯罪案件。

但汪冬根的妻子郭业荣告诉华商报记者,这份官方回应只是敷衍媒体,公安机关多次违法办案,她的丈夫纯粹是被打击报复。

从去年10月起至今,汪冬根父子一直被拘留。昨日,郭业荣告诉华商报记者,自从去年11月份,偷拍县长的网帖发出后,当地警方怀疑网帖是她女儿发的,一直在找她们母女,因为害怕像丈夫和儿子一样被关押,这9个月来,母女俩有家不敢回,一直在外东躲西藏。

警方为何追查汪冬根的妻女?汪冬根父子现状如何?7月31日下午,记者致电万载县公安局政工科,工作人员表示此案没有可对外发布的信息。记者拨打刑侦大队的电话,工作人员称此案已成立专案组调查,但他无法提供办案人员的电话。

对于宜春市纪委在媒体报道之后是否重新就此案进行调查,华商报记者致电宜春市纪委纠风办,工作人员要求记者联系纪委宣传科,但7月31日和8月1日两天,记者多次拨打,宣传科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汪冬根的女儿汪梓如(化名)大学毕业之后从事教师工作,父亲出事后,她不但丢了工作,还被迫一个人流落在外,7月31日,她在电话中向记者讲述了她这9个月来的生活。

对话人物

汪梓如(化名),24岁,2012年6月毕业于江西宜春职业技术学院,江西万载县偷拍县长收礼后被抓的当事人汪冬根的女儿。

关于父亲和大哥

公安机关3次申请侦查延期

律师说起诉意见书有严重倾向性

华商报:你爸出事的时候,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汪梓如:去年10月7日那天晚上,我大哥因病在住院,是从医院被带走的。我爸爸在那间门面房里装修,他是从那里被带走的。

事发那那天,我看完哥哥之后,从医院回家,正在家里洗澡,突然听到外面很吵。等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我家来了几十个警察。那时我妈也回来了,他们拦着我妈,不让我妈进屋。我当时都蒙了。他们连搜查证都没有,让我们所有人都到外面去。他们先进我爸的房间搜查,还把我的电脑也查了一遍。一个多小时后,从我家里带走了一个麻袋,有文字材料和光盘,包括我爸爸偷拍的县长陈虹收礼的视频和照片。

10月8日和10月10日,他们又来搜查了两次。前后搜查三次,我们没有拿到过一份扣押清单。去年,我妈妈在找万载县公安局局长询问爸爸的事情时,被推倒受伤,法医却不给做鉴定。

华商报:你了解你爸和大哥出事的原因吗?

汪梓如:听我爸说过,那是因为我们家和我姑姑家的拆迁引起的。

2013年下半年,我家租给别人的一间门面房要拆迁,拆迁补偿问题一直没谈妥,但对方要强拆,我们家不同意。我姑姑他们村也要拆迁,有78亩土地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卖了,村民们也没见到卖地款。开发商都要动工了,村民才知道。

因为我爸平时喜欢看法制报、看法制新闻,了解一些法律知识,我姑姑他们就来找我爸出主意。

听说县长当时在主导拆迁的事情,他认为是我爸唆使村民阻挠拆迁,他曾在公开场合说,要给我爸戴“高帽子”。我爸听说这个事后,就想办法自保,中秋节期间,他向朋友借了一台摄像机去偷拍。

去年10月7日,我爸跟我大哥被抓后,在10月11日那一天,我们家租出去的那间门面房也被拆了。

华商报:对于警方关于你爸和你大哥涉黑的指控,你怎么看?汪梓如:连我们请的律师都说,公安机关制作的起诉意见书,是在写小说,不是严格的法律文书,带有严重的个人观点和倾向性。

警方说2012年就开始查了,为什么一直都没查出问题。偏偏等我爸和我哥去拍了视频之后才查出问题?

最重要的是,这个案子明显是打击报复。

我听妈妈说,公安局对我爸爸的事申请了3次侦查延期,他们对我爸是先抓后查。我爸爸开始是以“保险诈骗罪”被抓的,我们找的律师提出我爸爸不构成“保险诈骗”后,他们又把罪名改成“诈骗罪”,而我大哥开始是被以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批捕的。这几个月来,我爸和我哥的“罪名”是越安越多。

那些所谓证人证言是在打骂、威胁、查封店面、抄家的情况下获取的。

他们说我爸和我哥挑断别人的脚筋,我那时在北京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就回帖了:如果这个事情是真的,为什么2012年不查,到现在偷拍事件出来才查?我的跟帖不到一分钟就被删掉了。就因为这个帖子,警察就找到了我上班的地方。

华商报:你知道你爸和你大哥现在的情况吗?

汪梓如:我爸他们当时被抓去哪里我们都不知道。去年,我们在万载本地请了好几个律师,但公安局不让律师会见我父亲他们,说没这个人。后来我们得知,公安局发函给司法局,司法局要求所有律师不得代理这个案子。

去年11月底,我们从北京请了律师过去,律师这才介入到这个案子中。今年4月份,我爸爸在上高县看守所还被别人打断了肋骨。

关于自己和母亲

四处举报 打零工维持生计

“没犯罪的人像做贼一样东躲西藏”

大学期间获荣誉证书32本

华商报:听说你在学校成绩优异,还获得过很多奖状?

汪梓如:我是大专毕业,除了我之外,我二哥也是大学生。我在学校学的是初等教育专业,担任过的职务有班长、校学生会办公室主任、团委秘书长。我每个学期都拿奖学金的,我获得过省三好学生、省优秀干部、优秀毕业生等荣誉。我获得的各种荣誉证书包括省里的、市里、学校里的一共32本。

华商报:毕业之后,你从事什么工作?

汪梓如:2012年毕业之后直到去年我爸爸和大哥出事之前,我一直都当老师。在我们县城的中学、小学教语文。

华商报:在你心目中,你的爸爸和大哥是什么样的?

汪梓如:我爸爸之前从事房屋工程的承包工作,我妈妈是家庭主妇,在家带孩子。我爸爸属于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我爸爸平时很热心,谁家有事需要帮忙,他能帮上的一定会想办法帮。我大哥平时搞点小打小闹的工程,做点小买卖。在我爸出事之前,他们派人查我们家的经济情况,把我们家查了个底朝天,也没查出问题。

亲人出事后自己瘦了10多斤

华商报:你爸和你大哥出事之后,你都做了哪些努力?

汪梓如:他们出事之后,我跟我妈去了省市两级的纪委、省公安厅、省检察院、信访局。后来我又去了公安部、中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能去的地方我都去了,能发的材料我都发了。但是到现在一点回音都没有。

华商报:那你的工作呢?你原先不是当老师吗?

汪梓如:我爸他们出事之后,我就一直没回学校,天天为了这个事情到处跑。去年11月,我在家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说网上出了一个帖子,他们说是我发的,要我去一趟公安局。我妈让我不要去,她说我要是去了,一定又像我哥一样出不来了,他们原来带我哥走的时候也是说要调查了解情况。接到那个电话后,我跟我妈就打的出了家门。在经过宜春和万载交界的收费站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穿着便装的人在那里拦出租车,每辆车他都拦。他说:“我要找一个从万载上来的女孩子。”因为我们是拼座,当时车上还另有3个老人家,那个人没认出来,我们才脱身了。

我身高1米55,出事之前,体重90多斤,一个月之后我就瘦得只剩79斤了。

华商报:网帖不是你发的吗?汪梓如:不是我发的。我也不太清楚是谁发的。据说他们公安内部就有人对有的人不服,想借我爸的手来弄这个事。而且我爸拍了那个视频之后,还交了一份给他的朋友保存,具体是谁我也不太清楚。

华商报:从这之后你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汪梓如:对,我一直不敢回家。我在外面为我爸和大哥的事上访,进行实名举报。

这几个月,我都是靠打零工维持生活,晚上也是居无定所。有时几天都找不到活干,所以有活的时候我就拼命干,这样下次有活别人才会找你。有时候去医院帮别人排队挂号,从晚上帮人排队排到第二天早上七八点钟,排十二三小时的队。我现在每天只能挣几十元,经常是住了房子就没钱吃饭了,吃了饭就没钱住店了。

有一次,我在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给人发单子,那算是我找的比较稳定的工作。有一天我从外面回来,同事告诉我说,刚才有几个便衣,出示了警察的证件,说是要找我。听说这个事后,我就立刻离开了那家公司。我妈妈说,上个月,公安局的人还打过她的电话找我。现在,我一个没犯罪的人却像犯了罪一样,像贼一样跑来跑去,东躲西藏的。

家里疑被人放进5条蛇

华商报:对于当地纪委对网帖的回应,说送礼的8个人中,只有一个人是镇干部,其余7个均为亲友走访探望县长陈虹及其父亲。你怎么看?

汪梓如:对于这件事,调查组没有找我们核实过,而且我们拍的照片中,百分之八九十是镇干部或企业老板。除了那个纪委说的那个镇干部之外,还有一个是万载县审计局局长。这些在我们的举报材料中都提到了。

华商报:你知道家里这几个月的情况吗?

汪梓如:我妈有高血压,出了这事之后,我妈因为着急,又引发了心脏病。前段时间,我妈跟我在外面跑的时候,她浑身上下都是肿的。我现在跟我妈没在一起,因为我妈说两个人在一起,容易被找到。我听我妈说,今年4月份,有记者到县政府要求就我家的事情进行采访之后,我妈当天晚上8点回家,发现家里被翻了一遍,钱也被搜出来了,但没拿走。4月底到6月初,我家连着出现5条蛇,都是两米多长的,幸好那些蛇都被我家的狗给咬死了。那些蛇我怀疑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因为我家在这里住了三十年都没遭过贼,更没有蛇出现过。

关于未来的期许

希望法律能还亲人清白

想回家考公务员照顾父母

华商报:出事之前,你的梦想是什么?有想过会陷入这样的状况吗?

汪梓如:其实我就想安安稳稳地找个工作,在我父母身边照顾他们,他们身体都不太好。如果没出事,我本来还打算今年元月考公务员的。

华商报: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汪梓如:出事之前有,是我的中学同学,他是南昌交大毕业的,我们就因为这个事情分手了。我担心爸爸的事情会影响到他们家,如果我爸爸被判刑了,他们家可能也会接受不了,因为名声不好听嘛。

华商报:对于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汪梓如:我就希望法律是公正的,希望法律能还我爸和我大哥的清白,也希望相关部门对于那些涉贪涉腐官员一查到底,查明事实真相,给公众一个交代。如果这个事情解决了,我就可以回去考公务员,安安心心地工作了。

华商报记者 王黎莉

(原标题:我在北京跟帖遭警察上门追查(图))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