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起,媒体及社交网络因为一个中国老人的名字而沸腾:屠呦呦。这个被誉为“青蒿素之母”的85岁中国女药学家,获得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昨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致信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祝贺屠呦呦获诺奖。“政事儿”发现,中国历任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同样关注诺奖。

毛泽东

晚年在中南海接见杨振宁和李政道

毛泽东与杨振宁

毛泽东晚年,除了国家元首、政府首脑,一般很少接见客人。不过,他接见了两名美籍华人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李政道。

1973年,杨振宁和毛泽东的见面,是在毛泽东中南海的书房里。谈话结束以后,杨振宁说他快走到门口时,毛泽东和他握了握手,并且说他年轻的时候也希望在科学上能够有所贡献,不过自己没有做到,他很高兴杨振宁能够对人类的科学有所贡献。

《李政道文录》一文记载:1974年5月30日早6时许,在北京饭店,李政道的房间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有人通知他,毛泽东想在1小时内在中南海的住所见他。令他惊奇的是,会见时毛泽东想了解的第一件事情竟是物理学中的对称性,毛泽东问他,“告诉我,为什么对称是重要的?”

李政道如此描述这次会见细节:毛泽东询问了有关对称的深刻含义以及其他物理专题的许多问题。他对过去没有时间学习科学表示遗憾,但他还记得J.A。汤姆孙的一些科学著作,他在年轻时很喜欢阅读这些书。

邓小平

李政道十多次回国,每次都与邓小平见面

邓小平与李政道

《邓小平的科学家朋友——李政道 》一书,记载了邓小平对李政道为祖国科学发展所提出的一系列建议给予的重视和支持。中国科学技术部等组织编纂的《春天长在丰碑永存–邓小平同志与中国科技事业》一书中,李政道则回忆了自己与邓小平多次见面交往的经历。

李政道说,第一次见到小平先生,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的1974年5月,第二次是1979年在美国。“以后十多年,每年我回国几乎都见到他,而他每次谈话都很亲切和直截了当。他热爱祖国,关心祖国科学和教育事业的发展,他谦虚而又果断的作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84年5月,李政道在人民大会堂见到邓小平时,希望解决两个问题,一是为CUSPEA项目(即通过中美物理联合考试录取中国赴美留学的研究生)创造一个有利条件,同时建议先建立十几个博士后流动站作为试点;二是关于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工程。

“在小平先生的关注下,流动站的建议得以落实。”李政道表示,正是小平先生的亲自过问,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才成为世界上少有的完全达到原设计要求的实验设施,“没有小平先生,就不会有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

江泽民

在北戴河一次会见5位诺奖获得者

江泽民在北戴河会见杨振宁、李政道、丁肇中、马库斯、米歇尔、丘成桐等。

2000年8月5日,江泽民在北戴河会见了6位中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其中5位都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李政道、丁肇中和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教授马库斯、德国马普学会生物物理研究所教授米歇尔。

当天下午4时,当6位科学家进入会见厅时,江泽民跟他们握手,说“很高兴有机会在北戴河与各位见面。你们是享誉世界的科学家,在各自的研究领域里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今天,我想听听你们对当今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看法,以及你们对中国发展科学技术特别是高科技的意见和建议”。

2002年7月10日,在人民大会堂,江泽民会见了前来参加2002年世界高分子大会的三位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美国的艾伦·黑格、艾伦·马克迪尔米德和日本的白川英树。他们因为对“导电聚合物的发现和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而被授予2000年度诺贝尔化学奖。

会见中,江泽民介绍了中国在高分子科学研究及高分子材料工业方面的发展情况,并表示中国政府非常重视和支持技术和基础研究方面的国际合作。

“政事儿”注意到,江泽民一直主张和科学家交朋友。其1997年首次访美期间,曾在他下榻的在世纪广场旅馆会见了1997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朱棣文教授。他还曾专程参观过丁肇中等科学家的实验室,杨振宁、李政道等人也曾多次受到他的接见。

胡锦涛

先后几次接见丁肇中

胡锦涛与丁肇中

“政事儿”发现,胡锦同样多次接见诺奖获得者。

当选国家主席三个月后,他于2003年6月出席南北领导人非正式对话会议时,会见了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丁肇中,听取了丁肇中关于他近年来工作和下一步设想的介绍,特别是有关阿尔法磁谱仪研究项目的情况,并祝愿有关科研项目不断取得新进展。

2009年9月30日,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亲切会见海外人才回国观礼团,丁肇中是观礼团的团员之一。官方发布的图片显示,胡锦涛跟丁肇中握手、交谈,交谈过程中胡锦涛还打手势。

这之后,丁肇中接受采访时说:他曾经向胡锦涛报告过中国参加AMS实验(AMS是一种宇宙粒子探测器 ,实验目的在于探测太空中反物质和暗物质的存在,从而验证宇宙大爆炸及粒子物理的相关理论)的意义,中国政府对这个项目也有很大兴趣。

2006年,胡锦涛当选国家主席后首次访美,期间曾做客盖茨家,盖茨邀请的嘉宾中有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李·哈威尔。

习近平

阅读多部诺贝尔文学奖作品

习近平在西雅图演讲时谈到海明威的小说《老人与海》

据媒体报道,习近平爱读书,早年知青时期带一箱子书下乡,在煤油灯下看“砖头一样厚的书”,“有时吃饭也拿着书”。去年以来,他访问俄罗斯索契和法国巴黎时,以及上月访美时,都曾提到自己阅读的“书单”。自“书单”中,“政事儿”发现了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作品。

上月访美在西雅图演讲时,习近平说,“海明威《老人与海》对狂风和暴雨、巨浪和小船、老人和鲨鱼的描写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第一次去古巴,专程去了海明威当年写《老人与海》的栈桥边。第二次去古巴,我去了海明威经常去的酒吧,点了海明威爱喝的朗姆酒配薄荷叶加冰块。我想体验一下当年海明威写下那些故事时的精神世界和实地氛围。”

1954年,海明威以他的小说《老人与海》等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去年2月,在俄罗斯索契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时,习近平顺口说出了普希金、果戈里、肖洛霍夫等十几个俄罗斯作家的名字,说这些作家的作品许多精彩章节和情节都记得很清楚。去年10月,在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曾表示,他很喜欢肖洛霍夫,评价说《静静的顿河》对大时代的变革、人性的反映非常深刻。

肖洛霍夫是196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代表作有《静静的顿河》、《被开垦的处女地》等。

去年3月在巴黎出席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时,习近平讲话中提到了孟德斯鸠、萨特等思想家,称“让我加深了对思想进步对人类社会进步作用的认识”;还提到了巴尔扎克、雨果和罗曼·罗兰等文学巨匠,称“让我增加了对人类生活中悲欢离合的感触”。

罗曼·罗兰是19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代表作《约翰·克利斯朵夫》等,萨特1964年也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政事儿”还注意到,2013年10月,在欧美同学会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上,习近平强调:要充分开发利用国内国际人才资源,以更大力度推进“万人计划”。

当时,与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千人计划”并行的“万人计划”刚启动不久。“万人计划”包括3个层次7类人才,第一层次100名,选择标准委为“具有冲击诺贝尔奖、成长为世界级科学家潜力的杰出人才”。

三任总理

李克强曾接见多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2009年11月11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出席2009诺贝尔奖获得者北京论坛的演讲嘉宾。

2000年10月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访日时,曾面对日本媒体关于法籍华裔作家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提问。

对于如何评价高行健获诺奖,朱镕基说“我很高兴用汉语写作的文学作品获诺贝尔文学奖,汉字有几千年的历史,汉语有无穷的魅力,相信今后还会有汉语或华语作品获奖。很遗憾这次获奖的是法国人不是中国人,但我还是要向获奖者和法国文化部表示祝贺”。

2009年11月3日,在中科院建院60周年讲话中,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特别缅怀前不久去世的两位科学家钱学森和贝时璋。

温家宝回忆,贝时璋去世前一天还在和几位国内科学家讨论2009年诺贝尔奖的问题,认为“我们有的科研成果其实离诺贝尔奖并不是很远,也许就一步之遥”。

“政事儿”注意到,自2009年起,北京市政府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共同主办一项高层次国际学术盛会——诺贝尔奖获得者北京论坛,迄今已经主办了6届。

2009年11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会见了出席2009诺贝尔奖获得者北京论坛的演讲嘉宾,其中有詹姆斯·莫里斯、罗伯特·蒙代尔等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会见中,李克强介绍了中国应对金融危机采取的措施、对世界经济形势的判断等。

昨天,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宣布屠呦呦获诺奖的消息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立即致信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称“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是中国科技繁荣进步的体现,是中医药对人类健康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体现,充分展现了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希望广大科研人员认真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积极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瞄准科技前沿,奋力攻克难题,为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加快创新型国家建设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屠呦呦真的需要诺贝尔奖吗?

我们今天谈论屠呦呦,不是为了争论谁的贡献更大,中药是否还有科学意义,中国人是不是配诺奖,而是感怀屠呦呦这一批科学家的科研精神——“我们的事业,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


换洪秀柱,国民党敲响丧钟?

笔者只能说,国民党从来不会让人失望,因为在关键时刻,一定会做出最蠢的选择;在关键时刻,一定会背信弃义;在关键时刻,一定会自毁长城。中国国民党这个先天不足,后天失调,丧失了理想信念的团伙,在苟延残喘了这么久后,难道终于决心一头扎向历史末路?


机关里人看不清那里水有多深

那年从师范院校毕业分配,本该到学校任教的我,鬼使神差进了某地大机关。直接进了当时很有实权的业务科室,上的人生第一课却是人际关系。


论中国女人为什么这么难?

笔者没有谈“女权主义”,只谈如今女性的社会现实。最终希望整个社会追求的应该是一种性别的平等,这种平等不仅仅只是男人和女人的平等,还应包括了同性恋、虐恋、异装癖、性别认同偏差等仅仅因为性别认同不同于大多数,但并不侵害他人的群体走向共同的平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