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快讯(记者杨锋 实习生佟欣)7月26日凌晨,由台州飞往广州的深圳航空ZH9648航班发生了一起乘客非法干扰航班事件。飞机快落地时,机上一名男子两次纵火,还持刀威胁机上乘客,最终被制服。今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纵火嫌犯名为翟金顺,浙江台州人,多年前曾判过刑,目前有欠债。

昨日凌晨,飞机落地舱门打开后,嫌犯从飞机上跳下,后被机场公安带走调查。新京报记者多方了解获悉,犯罪嫌疑人名为翟金顺,系浙江台州市椒江区某村村民。

今日上午,翟金顺所在村的多名村民表示,因翟常年在外做生意,不在村里居住。

村主任李昌敏介绍,翟金顺今年50岁左右,育有一儿一女。

“他十几年前判过刑。”村支书金崇理记得,翟金顺出狱没几年,但因为什么原因入狱,他不太清楚。

李昌敏也称翟金顺曾判过刑。他印象中,翟金顺是个挺能闯的人,“去过山东做生意,后来又回来开咖啡厅,亏了后,去年又在椒江自己开加工厂,做铝合金门窗”。

同村村民翟德兴称,翟金顺身高只有1米6几,微胖,但阅历十分丰富,“走南闯北做过各种生意,先是做摩托车生意,听说这几年在做铝合金、门窗生意”。新京报记者检索工商信息发现,翟金顺的铝合金门窗加工厂,位于台州市椒江区葭沚街道,成立于去年9月10日。

“他人还挺好的呢,很和善。”翟德兴对翟金顺涉嫌在飞机上纵火一事表示无法理解,“也没听说夫妻感情不好”。村主任李昌敏亦表示震惊,但他随后表示,“他在银行有七八十万欠债,不知道是不是和这有关”。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举报释永信不能再当娱乐八卦

从某种意义上讲,释永信现在已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大和尚了,而是中国佛教界的一面旗帜,嵩山少林寺的一个象征,一种精神。因此,处于这种巅峰之上的释永信必须圣洁,也应该圣洁,并经得起任何质疑和调查。这也就决定了对这次的举报决不能再让其演绎成八卦。


高铁的一瓶水养肥了哪些人?

一个向政府要补贴的国有大型企业,它的任何支出都可以看做全民承担,它的所有负债实际上也是全民消化。即便矿泉水不计入票价,终归不是矿泉水公司免费提供,自然要消耗铁路总公司的运营成本,那么这项成本最终将由谁埋单,就一目了然。


对境外非政府组织别总想管制

我不想“一分为二”地说什么“监管也有其必要性”。至少对那些非盈利、非政府的NGO组织(不管它们是来自境内还是境外)来说,还是要将管理寓于服务之中;对它们的监督,还是要严格遵循法治精神,合法则保护,违法则追究。


年轻人不愿选职校根源是什么

瑞士年轻人愿意选择技校,那是因为技校的地位并不低,学到一门技能之后,能找到不错的工作。在日内瓦,甚至75%的老板均出自技校,而劳动也在这个国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所有行业、不同岗位有着相同的社会福利保障待遇。而在我国呢?这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