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艳担任北京规划委主任近10年,是改革开放以来北京市政府组成部门正职领导中第一位无党派人士。

由于工作关系,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与黄艳多有接触,她着装十分简朴,几乎从不戴配饰。平日里,她经常在单位加班,委里的工作人员常常能够在食堂看见她的身影,她与大家一样端盘子排队打菜,吃的也很简单,多是醋溜土豆丝这样的素食。

在黄艳的办公室里,保留着她上学时做的笔记,尤其是建筑设计方面的专业笔记,工工整整记了几十大本,如同板书一般。而用来记录的笔记本,竟然有她小学时获奖的奖品。

黄艳酷爱运动,每次到外地开会,她都会早早爬起来跑几圈。平日如无特殊安排,她则很少用车,坚持步行上下班。同时,她还是一位古典音乐爱好者,抽空会去听音乐会。

2014年2月25日和26日,习总来北京视察工作,陪同的北京干部中就有黄艳,她向总书记介绍了北京的城市规划情况。

作为党外代表人士,黄艳经常受邀为重大政策出台建言献策。去年中央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征求对“十三五”规划的意见建议,习总作了重要讲话。在参会人员中,除了罗富和、陈晓光、马培华、刘晓峰等党派中央领导之外,黄艳也在其中,并被新华社公开报道所提及。

曾在国外深造的背景给黄艳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帮助。1994年,黄艳获得比利时鲁汶大学硕士学位。毕业时,黄艳的硕士论文“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住宅发展历程”得了A。多年后,她的这篇论文依然存放在鲁汶大学的系资料馆中,并经常被作为资料引用。回国后,黄艳将从国外学到的先进理念和方法运用到规划实践当中。

参加工作后,黄艳还曾赴美国哈佛大学做高级访问学者。国外生活的经历,使黄艳练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北京市规划委一官员介绍说,在参加一些国际会议的时候,黄艳经常不用翻译。北京申奥时,国际奥委会的官员来京考察,黄艳边讲解边翻译,得到了奥委会官员的赞赏。不过这也增加了她的工作量,在每天工作到很晚的情况下,第二天早晨还要4点起床,准备汇报材料。

熟悉黄艳的人都说,她身上的学者范很足,是一名技术型官员,黄艳也很喜欢别人这样评价她。她将每一次工作都视为自己拓展视野、增长见识的机会。去年底,家住朝阳区的袁先生因房屋征收问题,将市规划委作为第一被告起诉至朝阳区人民法院,黄艳出庭应诉。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了解到,这是她个人主动要求出庭应诉的。做最后陈述时她表示:此次出庭是一次很好的法律学习机会,所有参加庭审旁听人员都收获很大。

近一段时间,关于推广街区制、逐步打开封闭小区和大院的讨论颇多,中央已经出台了明确规定。事实上,早在几年前,黄艳就已对这一问题有所思考,当时北京规划部门和相关设计院进行了全面摸底,准备从规划和土地出让阶段就“打散”大院,借助支路缓堵。现在看来,黄艳和她的团队是颇有前瞻性的。

去年,黄艳参加广播节目市民对话“一把手”。节目一开始,主持人就说“要给黄主任点一个赞”。原来,9年来,每年的市民对话一把手节目,黄艳都没有缺席,可以得一个全勤奖。

在北京市的政府部门正职中,除了黄艳之外,还有科委主任闫傲霜和金融局长王红两位党外人士,巧合的是,这两位也是女干部。

作为党外干部被重点培养,黄艳曾充满感激地回忆:“一方面,参加工作后,我从国外学到的一些规划理念和规划方法都很快运用到规划实践当中,领导也总是为我推动规划领域的改革开绿灯,使我制定的一系列规划及相关政策取得突破,对我以后负责规划管理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另一方面,大家也不断给我压担子,敦促我不懈怠地进步成长。”

近一段时间,中央部委接连选用了一批党外专家型人才进入领导班子,比如环保部副部长黄润秋来自九三学社、审计署副审计长秦博勇来自民建、国土部副部长曹卫星来自民盟,同黄艳一样,他们都是在地方工作多年后,被选调至中央任职的,多为“60后”,前景看好。

黄艳简介

黄艳,女,汉族,河南郸城人,1964年10月生,毕业于比利时鲁文大学工程学院研究生中心居住环境专业,建筑学硕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无党派。

工作履历 : 1986年7月参加工作,历任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详细规划所主任工程师,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北京市规划委员会(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兼北京奥运会组委会工程部副部长。2007年10月任北京市规划委员会(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大学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如果一所大学的毕业生,能够做到用最高标准的职业道德对待自己的工作,用爱和宽容对待自己的亲人朋友和身边的人,用经世济民的情怀对待自己的国家和人民,用好奇心和责任感对待过去、现在和将来,这所大学才是真正的精英大学。


为什么我和台湾人聊不到一起

什么叫文化的隔膜?本来我以为自己跟台湾人没有什么文化隔膜,都是中国人,说中国话,彼此之间也没什么矛盾。但是后来我发现了,所谓文化的隔膜和差异,就是聊天聊半小时到一小时以后,找不到词了。


吹牛政治家怕打赢中国怎么办

政治家都爱吹牛,反正吹牛也不上税。所以美国有句俗话,世界上最不靠谱的,就是政治家当选前的承诺,还有男人婚前的誓言。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每个男人都是天生的政治家。


做公务员的博士增多是好事吗

随着每年毕业的博士越来越多,选择进体制的博士也会增多,对于政府部门来说,这既是好事,怕也是一种挑战,是高知、高学历对传统的论资排辈的挑战,也是对各级领导选人用人的挑战。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